无害化死猪处理系统的建立

春天是各种病毒和细菌容易繁殖的季节。死猪的尸体上可能携带细菌或寄生虫。如果随意丢弃,细菌会传播开来,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构成巨大威胁。

然而,在过去的几天里,斗门口社区、神东社区绿化带、孟塘埂郊区和冯明湖都有乱丢死猪的现象。

谁在扔死猪?如何制止这种不文明的违法行为?记者又进行了一次采访和调查。

因为许多地区仍然是古老的村庄,官渡街目前有70多个农场,养着4头以上的猪。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年来,每年春夏季节,都会有死猪散落在路边、池塘旁边、河道和绿化带。

有时,一个社区一年可以掩埋50多只乱扔的死猪,但是很难追踪到乱扔垃圾的人。

乱扔死猪的现象不仅存在于官渡街。

记者发现,滨江公园、唐婷公园、宝兴垴、武屯路高速公路等许多地方都曾多次乱扔过死猪。

去年,九江区动物卫生监督研究所监督了其管辖范围内400多头乱丢的死猪的处理。

死猪到处乱扔、发臭,还会影响环境。

那么谁在扔死猪?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盛昌硕表示,2014年全市饲养生猪135万头,其中死亡6万多头,这是正常死亡率。这些死猪大多是抵抗力弱的死猪,重30至50公斤。

根据要求,死猪不能转移、屠宰、食用或出售,必须深埋或焚烧进行无害化处理。

然而,有几个小型养猪场的农民素质很低。为了方便起见,他们在人口稀少的地区任意丢弃死去的小猪。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该市80%以上的猪来自其他地方,而且运输量相对较高。在运输过程中,由于天气变化和挤压,有些猪很容易死亡,因此运输人员会在路边和沿途的池塘随意丢弃死猪。

耳标是动物识别的一种,用于证明牲畜的身份,并携带牲畜的个人信息。它适用于牲畜的耳朵。

如今,普通的猪苗进入由防疫人员操作的围栏时需要佩戴耳标。

盛昌硕表示,在发现乱丢死猪后,畜牧兽医局除了监督当地街道或乡镇死猪尸体的无害化处理外,还将根据吊牌追踪乱丢死猪的养猪场进行处罚。

去年,卫生局发现一些散落在中国的死猪来自庐江和阜阳。

然而,有时死猪没有耳标,有时死猪的耳标被挤压或拿走,这通常是不可能找到的。

上周,该报报道说,孟婷社区有11头死猪被丢弃。因为附近没有耳标和养猪场,所以没有大规模的猪死亡。到目前为止,九江区动物卫生监督办公室还没有追踪到乱扔垃圾的人。

死猪无害化处理有补贴。我们城市已经计划建立一个无害化处理系统。记者了解到,为了倡导无害化处理,年产500头以上的大型养猪场必须配备专门的无害化处理池,死猪可以在这里自然降解。

同时,国家还为死猪无害化处理提供两种补贴。首先,对于每年投放市场的规模超过50个的农场,补贴80元用于无害化处理一只死猪。目前,该市有2300多名农民可以享受这种补贴。当发现死猪时,养猪场应在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的监督下进行无害化处理。治疗过程中应拍照或拍照,并及时填写相关登记表,由农场和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签字确认。第二,每头死猪在指定屠宰场屠宰,赔偿800元,处理费80元。

“目前,每年上市的头数不到50头的农场不能享受补贴。

盛昌硕表示,无论是否给予补贴,从事畜禽养殖、屠宰、管理和运输的单位和个人都是死猪无害化处理的第一责任人。

每年,畜牧兽医局将每月开展一次宣传活动,宣传对死亡动物的无害化处理,并向他们通报政策和正确的处理方法。

当发现死猪时,不具备焚烧和化学处理条件的第一责任人可以选择就地掩埋,但选择的地点必须干燥并在顺风方向。同时,应当远离动物饲养厂、动物屠宰加工场所、动物隔离场所、动物诊疗场所、动物产品集贸市场、饮用水水源、居民生活区和交通要道。

针对如何停止乱丢死猪的问题,盛昌顺认为,仅仅依靠国家补贴和政策宣传是不够的。农民需要提高认识,全社会要重视监督。如果市民发现有农民或运输车辆乱扔死猪,他们可以写下车牌号,并及时向当地动物卫生监督办公室反映。

与此同时,我市还计划今年建立一个全面的无害化处理系统。系统建成后,将有一个集中固定的无害化处理场地,将死猪集中在街道或乡镇村,统一运送到无害化处理场地,可以缓解死猪乱丢垃圾的现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