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与中俄条约:向庄剑舞

扫码参加考试,赢得现金红包!(胜率很高!)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10月20日宣布,美国将退出1987年与俄罗斯签署的《中程核力量条约》。

特朗普在内华达州的一次活动中说,“俄罗斯违反了条约”。

他们都违反了几年。

我不知道为什么奥巴马上任时没有和他们说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奥巴马没有决定退出条约。

“特朗普总统关于退出《指导条约》的声明一度给国际社会造成巨大冲击,令人十分困惑。

首先,美国和俄罗斯在这一领域的分歧远未达到需要退出条约的程度。

近年来,美国和俄罗斯一致指责对方违反了《中俄条约》。

例如,几年前,美国认为部署在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的“伊斯坎德姆号”(iskander M)违反了规定,而俄罗斯认为其射程不到500公里。美国认为,俄罗斯发展和部署9M729陆基巡航导弹(射程可达2000公里,射程限制在500-5500公里)违反了《中俄条约》的规定。俄罗斯反过来指责美国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向俄罗斯发射中程巡航导弹。

此外,俄罗斯还认为,美国为拦截洲际战略武器而发射的目标导弹和地面发射器也违反了《条约》的规定。

然而,双方从未就违约问题举行过双边谈判,也不存在双方因无法通过谈判解决分歧而需要退出条约的情况。

其次,冷战结束前后,陆基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发展和实际部署不是美国的强项。

武器研究领域著名的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曾写道,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军方惊呼美国在陆基洲际武器方面落后苏联十多年。

这是因为美国国会一直在限制陆基武器的发展,因为它一直认为陆基武器的隐蔽性太差,部署地点不够灵活。因此,空和海上战略武器发展良好。

为了解决这种不平衡,里根政府在1983年提出了“战略防御倡议”(SDI)或“星球大战计划”。它开始研究可以覆盖整个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这是今天国家导弹防御计划的前身。在当时花费了300亿美元之后,它放弃了,因为技术上不可能实现。

在中国的指导领域,美国也没有优势。

20世纪70年代末,苏联开始部署射程为5000公里的SS-20远程弹道导弹。

这种导弹,连同它将取代的SS-4和SS-5导弹,对西欧构成严重威胁。

为此,美国在1980年代初在欧洲部署了陆基巡航导弹和潘兴二号中程弹道导弹。

中俄条约签署后,双方的差距也体现在破坏程度上。苏联摧毁了1846个,美国摧毁了846个。

就目前形势而言,美国耗资巨大的“欧洲反弹道导弹计划”仍未完全完成,退出中俄条约后,不可能在东欧建立新的陆基导弹基地。

第三,如果美国退出《中俄条约》,美国和俄罗斯在欧洲的战略博弈将有利于俄罗斯。

乌克兰危机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在至少三个波罗的海国家增加了4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并在罗马尼亚增加了一个旅的兵力。

这让在叙利亚和乌克兰东部两条战线上作战的俄罗斯感到捉襟见肘。

如果解除对中国导弹防御的限制,俄罗斯可以升级其现有的核弹道导弹和常规弹道导弹以及500公里以下的巡航导弹。部署后,俄罗斯不仅可以弥补与北约地面部队相比人员上的劣势,还可以对已经不完整的美国和东欧导弹防御系统形成新的威慑。

总而言之,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中俄条约肯定有不同的目的。

自2018年以来,国际战略形势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中美战略矛盾的充分公开和战略游戏的全面发展。

除了日益加剧的贸易战之外,自2016年夏季以来,中国和美国在南中国海的博弈愈演愈烈。自2018年以来,美国海军更加频繁地在南中国海巡逻,以巩固其作为全球海洋秩序捍卫者的地位。

因为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拥有海军和空陆军的巨大优势,所以美国最害怕中国沿其东、东南和南部海岸部署陆基和车载弹道和巡航导弹。

由于这些导弹的隐蔽性、技术相对成熟和数量庞大,美国在日韩的军事基地、关岛的海上空军事基地以及在南海执行巡航任务的水面舰艇都受到难以防御的打击威慑。

此外,从俄美冲突的现状来看,尽管普京政府没有在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上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但它一直屈从于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的外交和经济制裁,等待时机缓和下来。

中国的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俄罗斯的十倍。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战略游戏才刚刚开始。

如果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是基于摧毁中国的外汇来源和增长势头,而技术战是为了摧毁“2025年中国制造”,那么特朗普总统退出《中俄条约》的运动旨在将中国限制在《中俄条约》范围内,并切断中国威慑西太平洋地区的武器。

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试图缓和美俄关系,不仅是为了回报普京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支持,更重要的是为了冻结美俄冲突,以全面应对中国。

这是特朗普关于退出《指导条约》声明的要点。

原标题:特朗普与指导条约:向庄剑舞,裴公著作者:于正·郑宇,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中美博士生导师,恋爱并相杀40年的国际学者:美元计算只是时间问题。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果您需要重印,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