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四小龙》想通过区块链重振他们的英雄

年轻一代可能不熟悉“亚洲四小龙”这个词。

“亚洲四小龙”是指20世纪60年代以来,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在亚洲实施的以出口为导向的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在短时间内实现了快速的经济增长,成为亚洲发达富裕的地区。

“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曾经是东亚和东南亚的经济火车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但现在“亚洲四小龙”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经济发展缓慢。

今天,他们是否已经走出泥潭,恢复了活力?既然积木链已经到来,“亚洲四小龙”已经看到了重新获得动力的机会。

因此,促进区块链发展的政策措施相继出台。

让我们看看有什么机会。1香港期待唤醒曾经是交通和金融中心的香港不再美丽。

香港人都希望这座曾经辉煌的城市能够再一次飞跃。

现在,这座城市正把区块链科技的发展作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事实上,香港的金融监管机构也在努力。

最近,香港对区块链保持了浓厚的兴趣。如果香港能够借助区块链等创新科技的崛起,成为新时代的金融科技中心,将为香港开辟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4月21日,来自香港的棱镜网报道称,香港投资促进局金融技术主管查尔斯·豪西(Charlesd 'Haussy)透露,香港金融管理局召集了6家银行创建区块链平台,这将大大减轻银行的工作量,从而降低银行成本。区块链平台建成后,香港的系统将与新加坡的系统相连。

此外,香港金融管理局亦透露,将根据区块链科技发行电子货币。

此前,香港和新加坡货币当局宣布了一系列利用区块链技术连接彼此开发的贸易和金融平台的计划,以期降低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国际交易中潜在欺诈和错误的可能性。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8月,香港联合交易所(HKEx)计划推出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私人证券交易所,帮助小企业获得融资。

当时,港交所首席执行官李小嘉详细说明了这一计划。该交易所将成立一个独立的私人证券交易所,并将其命名为HKEx私人市场。

尽管还没有宣布确切的发射日期,李小嘉说该平台将于2018年某个时候发射。

不仅在金融方面,据《香港商报》报道,面对跨境物流和国际供应链的复杂组合,区块链的应用模式可以将产业链中的多个参与者有机结合起来,形成平台联盟。当整个物流过程涉及多个主体,导致信息传输的安全风险和相对较高的信任成本时,可以充分发挥区块链去集中化的优势,有利于未来业务运营模式的构建。

越来越多的香港企业家认为,香港作为一个历史悠久的繁荣城市,应该对新事物和新技术采取乐观和接纳的态度,而不是停滞不前,拒绝面对新的挑战。过去几十年,香港在金融和物流方面积累的专业经验将使香港成为区块链科技创业的中心。

尽管香港已经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它经历了许多起起落落。

目前,香港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是商业活动和金融交易,显示出对金融业的高度依赖。

因此,维持这个来之不易的金融中心地位和金融交易的繁荣,对香港的稳定至关重要。

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出现和发展,全球金融结构已经从过去发生了变化。

它推动了各国各个领域的快速发展。

香港在互联网金融竞争中落后了。

香港已开始增加对区块链技术的使用,以赶上其他金融资本国家。

如果香港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迎头赶上,很可能会被其他国家和地区超越。

台湾寻求机会的机会比香港略暖的经济更糟糕。自蔡英文上任以来,台湾海峡两岸关系的前景变得不确定,从而影响了台湾的经济。

许多组织也对台湾经济感到悲观。该岛的经济增长率可以“保持1”,但仍面临巨大挑战。

然而,台湾当局也想利用区块链来重组秩序。

4月17日,台湾“立法者”许于人在脸书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如果国际汽联有机会在台湾登陆,它肯定会推动整个工业发展。”

他说,区块链技术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这是人类文明的进化,权力下放的愿望和秩序重组的替代。

在此之前,袁安的大哥赵昌鹏和许于人在脸谱网上进行了现场对话。

此前,台湾立法会议员许于人在推特上发帖称,有四种方法可以让台湾成为“加密货币之都”和“区块链岛”:1 .吸引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到台湾;2.为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人才创造环境;3.ICO沙箱;4.吸引投资全球区块链代币项目的资金和风险投资进入台湾。

许于人也在推特上@赵昌鹏和伏神。

同时,许于人向行政院提出,行政院应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采取开放的态度,不抑制加密货币的发展,并欢迎以太网之父——维塔利·布特林(VitalikButerin)在台湾设立研发中心。

由于该提议正值比特币价格暴跌、数字货币市场动荡之际,业内人士非常担心相关部门会忽视该提议,拒绝予以支持。

为了不让中国、新加坡和日本在亚洲金融技术竞争中落在后面,韩国已开始努力为比特币和区块链项目以及更广泛的金融技术项目开发一个更具包容性和面向技术的市场。

早在2106年,韩国的21家金融投资公司和5家区块链科技公司就宣布,他们已经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MoU),旨在组建一个区块链联盟,开发分布式图书解决方案。

这一区块链联盟由韩国金融投资协会牵头,有许多金融机构和金融技术(Fintech)公司参与,为韩国资本市场形成一个区块链智库。

这一集团链联盟的建立证明了韩国政府发展本国金融科技的坚定决心。

韩国政府计划拨款3万亿韩元(26.5亿美元)资助国内初创企业和相关企业的发展。可以看出,政府已经下定决心发展技术,并计划将韩国建设成亚洲金融技术中心。

新中两国是东亚地区区块链发展和普及的主要力量,韩国将成为其强大的竞争对手。

今年3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与通信部和韩国互联网振兴研究所表示,他们将启动区块链试点项目,以发现区块链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核心技术的突出案例。

今年,政府和地方政府将成为中心,41个机构提交的72个项目中有6个将被选为试点项目。项目预算高达42亿韩元,是去年的三倍。

韩国互联网和安全局(KISA)已开始全面建设区块链生态系统,并计划于4月份在物流和能源等核心行业启动试点项目。

此外,作为韩国“南北朝鲜4.0”区块链战略的一部分,该机构还宣布,它将着手制定区块链发展战略和中长期工业路线图,以支持第四次以人为本的工业革命。

韩国互联网和安全局选择了六个核心行业试点项目,以尽早激活区块链行业。他们还计划在4月底之前部署相关工作。

据报道,所有试点项目将侧重于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具体的商业模式。

韩国第20代国会议员全启生在韩国的令牌网区块链会议上分享了他对区块链的看法和预测。他认为区块链是一项非常专业的技术,所以很难准确理解区块链的技术方面,但它吸引了很多关注,因为它不能伪造。

他说,区块链现在已经超越了数字现金,成为建立完整数据库的重要手段,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互联网服务。

他说,作为一名政治家,他认为区块链可以用于选举,以便选民能够直接、方便和真正实现人民的主权。

韩国政府对数字现金的监管态度一直模棱两可,政策执行不力。然而,它已经明确表示不会禁止数字现金交易,并将在不久的将来出台政策使数字现金交易合法化。甚至有传言说ICO的限制将会放宽。

参议员全启生目前是韩国国会贸易、工业、能源、中小企业和创业委员会成员,也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策委员会副主席。

新加坡领先一步。作为一个新兴的全球金融中心,新加坡正与迪拜、瑞士等地区竞争成为区块链的技术和经济中心。

2014年1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正式启动了新加坡的“智能国家”计划,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旨在通过利用区块链技术以及企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创造一个更美好的生活社区。

新加坡货币管理局(MAS)常务董事拉维梅农(RaviMenon)表示,一个聪明的国家需要一个聪明的金融中心。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一直积极支持金融技术产业的发展,并承诺为初创企业提供有利的监管环境。

同时,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办的育碧项目也与R3区块链联盟、美洲银行美林证券、瑞士信贷、摩根大通和三菱UFJ金融集团建立了合作关系。

新加坡一直站在区块链新时代的前沿,无论是政府还是商界。

2016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再次公开敦促新加坡金融业跟上区块链科技的发展。因此,新加坡对区块链的金融创新监管政策比其他亚洲国家开放得多。

货币管理局(MonetaryAuthorityofSingapore)为金融技术企业推出了“沙箱”机制。也就是说,只要在沙箱中注册的任何芬达公司在事先备案的条件下被允许从事与现行法律法规相冲突的业务。

即使将来相关业务正式终止,相关法律责任也不会被追究。

通过这种“沙箱”机制,政府可以在可控范围内进行各种金融创新,企业家也可以放心尝试各种相关的创新业务。

除了新加坡政府,英国政府也在为芬达尝试类似的“沙箱”系统。

通过这种“沙箱”机制,政府可以在可控范围内进行各种金融创新,企业家也可以放心尝试各种相关的创新业务。

除了新加坡政府,英国政府也在为芬达尝试类似的“沙箱”系统。

同年,IBM与当地政府合作,在新加坡建立了区块链技术创新中心。

为什么IBM在建一个新的区块链创新中心时选择了新加坡?毫无疑问,新加坡的发展潜力已被考虑在内。

新加坡是一个小岛国,但它有一个巨大而成熟的金融市场。

与邻国相比,不难看出新加坡自然是连接该地区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桥梁。

换句话说,新加坡的优势在于它在东南亚的战略中心。

在新加坡,一家公司可以获得:2017年,新加坡央行对区块链技术进行了一项实验,并宣布启动相关项目“项目ubin”(Projectubin),这是一个与银行和科技公司合作的项目,旨在探索区块链在支付、证券清算和结算方面的用途。

该项目的最终目标是将新加坡元用于区块链。

此举将有助于加强新加坡作为探索突破性技术的领先金融中心和创新者的形象。

更重要的是,它使当地居民和外国人能够证明新加坡在区块链的努力,使新加坡成为发起和发展此类项目的更有吸引力的地方。

在今年3月15日的一次官方讲话中,新加坡央行重申了利用区块链进行国际支付的计划。

新加坡货币管理局(MAS)常务董事拉维梅农(RaviMenon)在20/20亚洲货币会议上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新加坡的区块链计划“项目Ubin”将“解决”提高该领域效率的挑战。

他说:“这是新加坡项目移民计划面临的挑战。区块链技术的使用使跨司法管辖区的实体能够相互支付;没有中介组织;具有更高的速度和效率;长期以来,新加坡政府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不仅重视区块链公司的潜力,还为加密货币业务创造了类似的有利环境。

4月9日,新加坡财政部长亨斯威基(HengSweeKeat)在与东南亚各国财长的会议上的开幕词中,强调了政府通过区块链等创新技术改善该地区融资渠道的计划。

他说:“我们将重点支持金融技术等数字创新。例如,底层分布式簿记技术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廉价和安全交易的机会,这可以解决东盟缺乏银行服务和业务的问题,并促进金融包容性。

“尽管王瑞杰没有透露区块链政策的任何具体细节,但当东南亚各国政府加大努力发展金融业和采用区块链技术时,他提出了这个问题。

(本文中的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权行为,请删除。

请指出重印的来源。

发表评论